新浪集運快客户端

省委原常委聽到這個數,喃喃自語:我死定了

省委原常委聽到這個數,喃喃自語:我死定了
2021年01月12日 09:31 長安街知事

  原標題:省委原常委聽到這個數,喃喃自語:我死定了

  1月11日晚,一部旨在披露雲南如何清除原省委書記秦光榮流毒的反腐專題片,重磅開播。

  長安街知事(微信ID:Capitalnews)注意到,秦光榮的“大管家”、曾被斷崖式降級的雲南省委原常委、祕書長曹建方現身懺悔:目前還不收手、不收斂的同志,一定不要心懷僥倖……

  雲南政治生態最大“污染源”

  繼上月《圍獵:行賄者説》之後,雲南省紀委監委、雲南廣播電視台再次推出反腐警示專題片《清流毒——雲南在行動》,連播4天,深度聚焦當地如何肅清秦光榮流毒:平山頭、破圈子、鏟碼頭;清“大師”、辨掮客、淨土壤……

  秦光榮出生於1950年12月,早年長期在家鄉湖南工作,後調任雲南省委常委,相繼兼任政法委書記、組織部長、常務副省長等職,2007年1月升任省長,2011年8月接任省委書記,2014年11月改赴全國人大任職。

  2019年5月,秦光榮主動投案,成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佈的第一個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級一把手。同年9月被開除黨籍,次年9月在成都中院受審。檢方指控其受賄2389萬餘元,他當庭認罪、悔罪。

 秦光榮成都受審 秦光榮成都受審

  眾所周知,秦光榮是從白恩培的手上接過雲南省委書記一職。後者因受賄2.46億元、鉅額財產來源不明,成為刑法修正案(九)實施後首個適用終身監禁的正部級落馬高官。

  在專題片看來,秦光榮是雲南政治生態最大“污染源”、第一“污染源”,他帶來的是“源頭式”污染。秦光榮也在懺悔書中自稱:“我是雲南歷史發展的罪人。”

  專題片透露,秦光榮當上雲南省委書記後,不僅沒有肅清白恩培在雲南“玩了10年、貪了10年、耽誤了雲南10年”的惡劣影響,反而還進一步往深裏“走”了幾步,進一步滋長了“山頭主義”和幫派現象。

  政治掮客蘇洪波認為:“雲南幹部隊伍搞壞,從白恩培開始,但根子是秦光榮。最早給雲南(幹部)分幫派的,是秦光榮。”

  去年5月警示教育片《政治掮客蘇洪波》播出,揭示出這名不法商人充當雲南“地下組織部長”,和白恩培、秦光榮都很親近。曾面對一個副省級領導,一巴掌就扇了過去。

  涉16人的祛毒“成績單”公佈

  “秦光榮唯圈、唯親、唯利的腐敗行為,直接造成過去一段時期雲南幹部工作亂象叢生……”

  堅決肅清秦光榮流毒,成為雲南近年來的重要政治任務之一。本部專題片的第一集《清除流毒 重拳出擊》列出了一份詳細的名單:

  依規依紀依法立案28人,其中採取留置措施10人,移送司法機關9人;

  嚴肅查處了省政府駐廣州辦事處原巡視員龍雪飛、雲南城投原董事長許雷、省台辦原主任張朝德、峨山原縣委書記姜興林等攀附秦光榮的一批幹部;

  剷除了蘇洪波、昆明原副市長楊勇明、舒保明、白建麗、何清帆等一批政治騙子、政治掮客;

  查處了德宏州人大常委會原主任餘麻約、臨滄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李華松、文山州人大常委會原主任付加興、德宏州原州委書記王俊強、雲南機場集團原董事長周凱、省司法廳原副廳長趙立功等受秦光榮流毒影響尤甚的一些黨員幹部。

  除了上述15人,備受關注的還有秦光榮的“大管家”、“源頭式”污染的幫兇——雲南省委原常委、祕書長曹建方。當時,社會上曾一度傳言,在雲南,依照規章制度辦不成的事,只要曹建方一出面,就能辦成。

  2016年1月,曹建方在接受組織調查時偽裝老實、避重就輕,選擇性交代了部分問題。組織本着“懲前毖後 治病救人”的原則,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,降為副處級非領導職務。

  “軟着陸”美夢從此破碎

  讓曹建方意想不到的是,2018年5月底,西南林業大學校長蔣兆崗落網,打破了他“軟着陸”的美夢。原來,蔣是曹圈子裏最忠心的“馬前卒”,而他的落馬意味着曹建方“偽裝老實”的蓋子將會被徹底掀開。

  據悉,蔣兆崗曾在2008年被選調到省政府擔任副祕書長,對口服務時任副省長的曹建方,也因此感受到了權力帶來的巨大誘惑。

  於是,他千方百計攀附曹建方,甘願成為後者謀取私利的工具,為其充當“馬前卒”“急先鋒”“利益代言人”,在工程建設承攬、幹部任用、職工招錄等事項上對曹建方唯命是從。

  蔣兆崗被抓,曹建方並未死心,還妄圖掩蓋自己的罪行——他把受賄贓款贓物用拉桿箱分裝後轉移到其姐夫、哥哥、大舅子,以及廣東老闆等人處藏匿,又鑽頭覓縫請相關幹部吃飯,藉機拉攏腐蝕、打探案情。

  直至工作人員讓他確認受賄數額時,曹建方馬上站起身,朝着衞生間走去,喃喃自語:“雖然是事實,一下子接受不了,我死定了……”

  2019年1月,即斷崖式降級三年後,曹建方的政治生命“二次終結”:雲南省監委決定取消其退休待遇,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。

  曹建方在懺悔書中寫道:“目前還不收手、不收斂的同志,一定不要心懷僥倖。只要有問題,遲早要暴露;只要是‘毒瘤’,一定會冒出來。這是規律。如實坦白交代問題,才會得到組織的寬大處置,否則最終等來的必將是黨紀國法的嚴懲。”

點擊進入專題:
集運快熱點精選

責任編輯:鄭亞鵬 SN238

雲南原常委

熱門推薦

新浪熱榜

微博/微信掃碼去APP查看

新浪集運快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-052-0066 歡迎批評指正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4000520066
舉報郵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© 1996-2021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